樱丸ww

橘子不是唯一的水果

奶盐苏打泡:

* 网恋奔现


* 迟到但不缺席的七夕小甜饼


 


 


 


1


 


这才八月刚出头,七夕节的氛围就已经被烘托的到处都是了。


 


尤长靖看着办公室里女同事花瓶里插得新鲜的玫瑰花,闻着她们身上逐渐变甜的香水味道,还有各色公众号推送来的七夕特别推文,心里很不是滋味。


虽说母胎solo这么多年早就该习惯了这种虐狗的氛围,可是今年不一样。


 


今年他有心仪的对象了。


 


 


 


 


2


 


这人要是尤长靖现实生活里的朋友也就罢了,冤有头债有主,他真喜欢的话只管去追就好了,可这个人偏偏是个网友。


 


尤长靖和橘子最开始认识的时候是在一个国内的学术论坛。


那时候尤长靖大学还没毕业,很喜欢和别人一起探讨这些文学方面的知识。


一个偶然的机会,尤长靖认识了当时id是“Orange”的橘子。因为橘子的资料显示是自己的校友,所以尤长靖主动地跟他聊了起来。


 


刚开始橘子还挺冷的,回复的话都很简短,而且不怎么想谈论关于自己信息的话题的样子。可是当尤长靖一说到专业话题的时候,他的话匣子好像突然被激活了,跟尤长靖发表了很多自己的见解。


 


尤长靖明白过来,这人大概率是个学术疯子吧。


 


尤长靖喜欢这样对艺术充满热爱的人,而且橘子所说的,和他心中的见解十分契合。


观点相投,自然就更聊得来,于是就这样,两个人保持了两年的论坛好友关系,一直到尤长靖毕业的这年,都只停留在学术交流的版聊上。


 


 


尤长靖偶尔会在论坛账号的好友圈里po一些跟文学有关的日常,不少人会给他留下回复,但是橘子从来没评论过,甚至连浏览记录里都没有他。


 


随着毕业和就业的脚步近了,尤长靖渐渐没以前那么多时间看论坛了,有时候三五天才上一次线。


他和橘子的联系也就一直停留在半个月以前的上一次学术讨论上。


 


尤长靖想,如果那天在食堂他不是突然心血来潮的打开了论坛的话,可能自己和橘子的关系就永远只停留在“网友”的程度上了。


 


橘子很少主动找尤长靖,所以尤长靖一点开消息盒子一眼就看到橘子的id上不可思议的挂着未读消息。


 


尤长靖点进去,看到橘子还是用他以往一直的简洁明了的说话方式留了一句话。


 


“我16号就要出国了,加个微信吧”


 


 


 


 


3


 


说实话,尤长靖感觉是“受宠若惊”的。


他完全想不到有一天橘子居然会主动跟他说要加他的私人社交账号。


 


这个论坛仅限国内使用这件事尤长靖是知道的,想不到的是橘子这样高冷的人居然想要在出国以后还能继续联系自己吗。


 


他定睛看了看这个日期,橘子是10号发的消息,而今天刚刚好16号。尤长靖想起来,今天学校里好像确实是安排了几个大三的学生送去英国留学。


 


原来橘子居然小他一届?


而且能被送去留学,应该成绩挺好的,很符合他本人在论坛上学术灵魂爆棚的形象。


 


一边想着这些,尤长靖手上的动作也没落下。


 


他快速的回了消息过去:“你走了吗?我刚看到,我的微信是AzoraChin_0919。”


 


消息刚一发出去,对话框上就显示了对方正在输入。


尤长靖心里萌生了竟一阵欣喜,他心想,还好来得及,看来自己赶上了。


 


橘子的消息很快也回了过来:“快要登机了,你同意一下。”


 


这个论坛是没有客户端的,要登录必须靠电脑网页登录。橘子都快登机了,却还开着电脑在看论坛,难道是在等自己的回复吗。


 


这个念头只冒出来了一秒,就被尤长靖直接掐死在了摇篮里。


说到底他和橘子真的不算很熟,他怎么可能为了加自己的微信一直蹲到最后一刻呢。


罢了,总之人家有心,两个人也有这个相识的缘分,何必去想那么多。


 


一边想着,尤长靖拿出手机,打开微信,同意了“8”的好友申请。


 


 


 


 


4


 


那天下午尤长靖借着去交论文的功夫特地向导师打听了一下今年学校出国的人员名单。


 


老教授一摆手,说今年不行,过了出国考核标准的就一个人。


 


尤长靖心中一动,连忙问,叫什么名字?


 


老教授想了想说,那孩子一直都很拔尖,就是不太爱说话,好像是叫林彦俊。


 


 


 


 


5


 


于是,自林彦俊出国以后,两个人就都没有再上过论坛。


尤长靖就直接开始了和他跨越大西洋的网聊生活。但是两个人聊得也不多,毕竟存在时差,经常尤长靖要睡了,林彦俊那边还阳光正好。


 


尤长靖是有网瘾的,所以他最早就注意到了林彦俊的朋友圈空空如也这件事,他曾经一度为了这件事有些郁闷,觉得林彦俊肯定是屏蔽他了。


 


结果有一天,尤长靖正在加班,在茶水间里泡咖啡的时候,突然在朋友圈里刷到了一条林彦俊刚发的朋友圈。


朋友圈的内容很简单,就只有一张图。是一张以黑咖啡为主角的照片,背景可以看出来林彦俊应该正在某个公园里,有草地,还有河流。


 


尤长靖还没来得及评论点赞就先戳进了林彦俊的朋友圈主页里去看,发现居然还是只有这一条显示。


 


原来是真的一条朋友圈也不发?


尤长靖惊讶了一下,但是转念一想又很开心。


 


至少不是屏蔽了自己嘛。


 


他又退回到刚刚的页面,笑着给林彦俊点了个赞,又想了想给他评论了一条。


 


“今天没下雨啊?”


 


其实也是尤长靖实在不知道能跟他评论点什么了,说什么都感觉把握不好度,又实在想评论,于是只有聊了下天气。


 


结果又是意料之外的,林彦俊几乎是秒回了。


 


“没有。”


 


不知道为什么,仅仅只是看见林彦俊回复自己这样简单地两个字,尤长靖都会忍不住的弯起嘴角。


 


尤长靖反复的看着那张照片,和林彦俊的回复,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打从心里的开心。就连同事也进来打水了都不知道。


 


“女朋友发消息来啦?”同事瞅了眼尤长靖那一副魂都快被勾跑了的样子,一秒就下了定论。


 


尤长靖下意识的把手机黑屏锁了起来,一边说:“才没有,我没有女朋友。”


 


同事一副你说这话我能信吗的表情看着他,但是也没跟他深究这个问题,接完水就走了,留尤长靖一个人继续在茶水间回味。


 


 


 


 


6


 


有一就有二。


 


打那以后,林彦俊好像就打破了不发朋友圈的魔咒,开始了他周更博主的生涯。但是往往他都是不配文字的,每次都是就一张当下拍下的风景或是自己正在做的事。


这让尤长靖都有种错觉,他就好像是故意的在跟谁汇报行踪一样,时不时就要发出来让对方知道自己在干嘛。


 


尤长靖嫉妒能让林彦俊这样惦记的人。


他嘟着嘴,第一次心生郁闷的点赞了这条拍了一只小白兔的朋友圈。


 


 


 


 


7


 


两个人本就趣味相投,这样超远距离网聊的日子又持续了一年,似乎两个人都已经开始慢慢习惯了早晨一起床就看对方的留言这样的生活了。


 


尤长靖发现,林彦俊其实是个很爱拍照的人。


自从他们在私聊里聊开了以后,林彦俊发朋友圈都少了,直接在聊天里给他分享自己的生活。


 


比如看到一颗造型奇怪的树会发给他看,吃到了一言难尽的食物会发给他看,偶尔还会有让他帮忙参考一下新到的衣服该怎么搭配。


 


额,不过在这个问题上,两个人始终没达到过共识就是了。


 


总之他们现在很亲密,是把他们其中一个人换成女孩子的话,就像是在谈恋爱一样的亲密。


 


尤长靖是不介意性别什么这之类的。他们也聊过这方面有些暧昧的话题,尤长靖怀着自己的小心思,一开始还不敢发表意见,直到听见林彦俊也说过自己没那么多条条框框,爱的如果是灵魂,又何须在意旁的那么多才松了一口气。


 


尤长靖时常在想,友情爱情真的有很明确的界定吗。


他想是没有的。既然都是爱,都是互相欣赏喜欢着对方的,又何必分那么清楚呢。


 


那么在他和林彦俊这段艰难维持了四年的朋友关系之中,是否动心的也不止有他呢?


 


 


 


 


8


 


时间切换回现在。


 


尤长靖坐在电脑前苦思冥想。


林彦俊那个木头,指望他先戳破两个人之间的那层膜是不可能了,所以自己到底怎样才能单纯不做作,委婉但明确的暗示林彦俊自己想和他一起过七夕节呢。


 


思前想后,尤长靖终于想了个主意。


他可以在自己这边的深夜时间给林彦俊打电话,假装自己是喝多了跟林彦俊抱怨没人陪他过节的样子,万一聊不好,第二天还能把锅推到酒的身上呢。


 


于是他掐着点,刚一过十二点就给林彦俊打了个电话。


 


林彦俊那边正是下午,很快就接了微信电话。


 


“怎么了?”


 


林彦俊那边听着像还没有回到家,身边还有浅浅的人声。


 


尤长靖持着一早就捏好了的嗓子,哑哑的开口说道:“想你了。”


 


林彦俊那头好像是愣了一下,又很快反应过来:“你喝酒了?”


 


“没有,就,一点点。”


尤长靖学着标准醉汉的话来回复他。


 


“看来醉的不轻。”果然,林彦俊应该是相信了:“喝多了就早点休息,你那边都过十二点了,还不睡啊?”


 


尤长靖翻了个身,侧躺在床上,把脸埋进被子里,让自己发出来的声音闷闷的。


 


“可是我想你了。”


 


这次那边沉默了很久,久到尤长靖以为林彦俊已经觉得自己越界了,正想再开口缓解尴尬的时候,林彦俊终于又说。


 


“嗯,我也想你了。”


 


林彦俊的声音不大,好像即使是在外国的街头说出这句话也还是会不好意思一样。


 


尤长靖的眼睛一下子就拱起了一个迷人的弧度,嘴里甜甜的切入了主题:“那你回来陪我过七夕吧!”


说完他很快又补了一句:“我去英国也行啊,我们公司那天放假,我应该能请几天年假......”


 


不过话还没说完就被林彦俊抢了话去:“我回国去吧,这边没什么过节的气氛。”


 


“好!”


尤长靖一激动就把本音给答了出来。


 


林彦俊那边很快传来了鼻息轻笑的声音。


 


“酒醒了?”


 


尤长靖的脸登时就红了,就跟真的喝了酒一样,把脸又埋进被子里,一边撒娇似的乱蹬着双腿。


 


“你不要拆穿我啦!”


 


 


 


 


9


 


所爱隔山海,山海皆可平。


 


这句话不只是文人假用来歌颂深情的句子,而是真真的发生在所有有情人身上的故事。


比如林彦俊和尤长靖。


 


前一晚还在加班地狱的尤长靖第二天一大早为了迎接林彦俊降落回国,早早地就把家里都打扫了一遍,还特地做好了去哪里约会的攻略。


 


而林彦俊则是在飞机上都还在赶论文,一直到整个机舱都暗了下来才浅浅的睡了一会儿。


 


这一切,从林彦俊和尤长靖见面的那一刻开始,就都变得富有了意义,并熠熠生辉。


 


 


尤长靖是见过林彦俊在学校的档案的,所以他一直知道他长什么样子,所以当林彦俊推着行李箱出来的时候,他一眼就认出来了在人群里格外出挑的林彦俊。


 


可是尤长靖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有种错觉,觉得林彦俊是直接的就朝自己走过来的,似乎在自己朝他招手以前就拉着行李快步向自己的方向走来。


 


但是他还来不及想太多,就被林彦俊一下子给抱住了。


尤长靖也紧紧地搂着林彦俊,就像是要融化进这个拥抱里一样沉醉。


 


 


“欢迎回国。”


尤长靖被林彦俊放开,盯着他的脸轻声说道。


 


林彦俊的鼻尖有颗小痣,可爱极了,一时间吸引去了尤长靖的全部目光。林彦俊就看他盯着自己,嘴角也忍不住勾起来。


 


“七夕快乐,小兔子。”


 


 


 


 


10


 


尤长靖和林彦俊一起将林彦俊的行李搬上了车,一共有好几大箱行李,要不是林彦俊打过招呼说自己行李比较多,要尤长靖开辆大点的车过来,不然肯定塞不下了。


 


“你怎么带这么多东西回来啊,搬家呢。”


尤长靖坐进驾驶室,一边系安全带一边调侃他。


不想林彦俊用格外认真地语气回答了他。


 


“嗯,确实是搬家。”


 


尤长靖低头扣扣的手一愣,抬起头来看着他,心脏有预兆似的开始狂跳。


 


“什么意思?”


 


林彦俊冲他笑了笑,是尤长靖在照片上从没见过的迷人笑容。


 


“我没法谈异国恋。”


 


 


 


 


 


End.


 






 


 


关于网友


 


林彦俊最开始并不知道这个id是“Rabbit”的人是尤长靖,最开始他只觉得和他很投机,说点什么对方很快就能明白,就像是已经认识了很久一样。


 


知道他是自己学长是一次偶然间,林彦俊在论坛的好友动态里刷到了尤长靖发的一个新动态,是一颗桃树的照片,配字是“春天好像到了”。


 


林彦俊一眼就认出来那是他们学校男寝楼下的那颗桃树。


因为早年间林彦俊曾经对这颗桃树产生过质疑,他不明白为何要种一颗巨大的桃树在男寝楼下,方便情侣在树下告别吗。


所以他的印象很深刻,尤长靖一定是他的校友。


 


至于之后能对上脸,就全是尤长靖导师的功劳了。


因为尤长靖的论坛id在学校里似乎不是秘密,而尤长靖的导师又恰巧带过林彦俊一段。于是从老教授嘴里,林彦俊早在出国的半年以前就已经知道了Rabbit就是尤长靖。


 


 




 


 


关于朋友圈


 


尤长靖和林彦俊好了以后,互相介绍对方的朋友圈子认识是很正常的事情。


 


这天,林彦俊带着尤长靖和自己的发小们吃饭,自己前脚刚离开包间去上厕所,后脚包厢里吐槽的声音就四起了。


 


“小尤,你没觉得林彦俊特别闷骚吗?”


林超泽凑到尤长靖耳边问他。


 


尤长靖回忆了一下,刚认识的时候好像是挺闷骚的,但是这男人,越接触越开放,他的发小都认识他十多年了也应该也还好吧。


于是他摇了摇头:“我觉得还好吧。”


 


林超泽摇了摇头:“一看你就是还不够了解他,这个人,以前想上网从来不说,非要我们问他,后来大学又老不出门,就关在屋子里不知道一天到晚在看些什么,甚至到了现在都还一条朋友圈不发的,你说闷不闷骚。”


 


尤长靖忍不住打断他:“等等,你说什么?林彦俊......不发朋友圈的?”


 


林超泽一脸“你们真的是情侣吗怎么连这个也不知道”的表情看着他:“是啊,他自打注册了微信以来就什么也没发过。”


 


“那只是对你们。”


 


正这时候,林彦俊进来了,顺口答了林超泽一句,坐回了尤长靖身边的位子。


 


林超泽一头雾水的看完林彦俊,又看尤长靖,发现尤长靖笑得就像是明天要结婚了似的,门牙都快要着凉了。


 


这两口子打什么哑谜?


 




 


 




 


关于醉酒


 


又是一年七夕夜。


 


被子压着林彦俊,林彦俊压着尤长靖做的正在兴头上。


尤长靖红着脸哭着求饶:“把被子拿起来啦......好闷哦......”


林彦俊置若罔闻,趁着此时的尤长靖手脚正发软使不上劲就欺负他,拿舌尖去勾勒尤长靖的耳廓,闷在被子里喘出来的气似乎能把人给灼伤了。


 


“去年七夕你给我打电话装喝醉闷在被子里撩我的时候就该想到现在。”


“那时候我硬了。”


 


 




 


 


关于橘子


 


尤长靖时隔两年又一次打开了论坛,惊喜的发现五年前自己和林彦俊的聊天记录都还在,于是津津有味的回味了起来。


 


“说起来,”尤长靖看着林彦俊的id:“采访你一下,我的酷盖八哥,既然你微信名这么酷,当时为什么会给自己的论坛起Orange这个名字的呢?”


 


林彦俊就坐在他旁边,两个人靠着对方的肩坐在沙发上。


尤长靖一边把头凑到林彦俊面前去问他,一边眨着好奇的亮眼睛;“为什么呢?”


 


林彦俊正在处理一点公事,所以只看了眼尤长靖求知欲很旺盛的眼睛。


 


“因为那时候看了一本书,叫橘子不是唯一的水果。”


 


尤长靖好像有点失望又意料之中的样子,哦了一声:“我还以为是你以前喜欢吃橘子呢。”


 


“这本书我以前也看过,还给这句话接了个后续。”


尤长靖继续说道。


 


林彦俊低着头点了点,示意自己在听,要他接着讲。


 


尤长靖正想说那句话,可是一抬眼看着林彦俊突然觉得五年前自己觉得轻飘飘的一句话,好像因为眼前这个人开始变得重要了起来。


 


以前说是情话,现在来说好像更像是承诺。


 


再三思虑,尤长靖还是说出了那句话。


 


“橘子不是唯一的水果,但你是我唯一的爱人。”


 


 


听完这句话,林彦俊也终于抬起了在工作里恋恋不舍的脑袋。


他看着尤长靖,如他们第一次见面时候那样的冲他笑,拨开他的额发,轻轻将自己的唇印上尤长靖的额头。


 


“你也是。”



评论

热度(3122)